首页 ==> 一大堆书 ==> 查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蒙.亚克的使命》-爱德华.霍克
2009-09-06
 
作者:teddybear@www.hugbear.net

    世界上或许有魔鬼,或者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魔鬼,但是,这一桩罪行不是魔鬼犯下的,而是人类。
    换个角度想,犯下罪行的人类,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的分身。
    西蒙.亚克在世间寻找魔鬼的踪迹,并且期待与魔鬼之王的终极对决,我想那是世间最后一桩罪行,一旦消灭魔王,人间就不再有罪恶。

    西蒙.亚克的人物设定本来应该能够给我留下很深的好感,不能上天堂,也不能下地狱,只能永恒行走在人间,年逾千余岁,博学、睿智、沉着,且不乏强壮。不过作者塑造人物的功夫不够强势,结果还不如哲瑞.雷恩给我的感动更深。

《死人村》-众人群体赴死,是受到邪教的蛊惑。先发现死亡场面的邮车司机第二天开着邮车重返已无活口的空村,可疑。只有邮递员偷偷拆看信件,对村民的隐私细节了如指掌,才能以“超能力”赢得众人的信任。一切合情合理。这是我看的第一个故事,最开始对系列的风格还不了解,有点困惑。一旦认定这一套故事中不存在妖魔鬼怪,完全是普通人类在捣鬼作怪之后,再看这些谜题就透彻多了。北京的过街天桥上也能看到旅鼠奔海似的壮观场面,他们又是受了什么蛊惑呢?

《来历不明的男人》-看过《弓区大谜案》,不能算很吸引人,诡计不够惊世骇俗,故事也比较乏味,更像一篇“主流文学”,但是因为其中的“密室讲义信件”,貌似在推理界的地位很高。这一篇的核心与《弓区大谜案》相似,证人看到死者死亡的时候,其实他并没有死,或者是死者自己参与配合的假装,或者死者无意中陷入凶手提前设置的布局,总之形成一个“不可能的密室”,而凶手设法第一个赶到死者身边,在众目睽睽之下犯下谋杀罪。关键一方面在于不可进出的“密室”,另一方面则是混淆作案时间制造不在场证明。

《地狱主教》-涉及邪教。藏书的第一种技巧:撕成单篇糊在墙上当墙纸。新报纸和上过油的门闩与多年未用的房间矛盾。从这篇故事开始我比较反感叙述者甚至作者本身,因为他和年轻的美女通奸,还以“我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做借口。他的妻子就是在“死人村”遇到的女孩,照例,“华生”的妻子总是“福尔摩斯”的女当事人或者女嫌疑犯,总之是案件促成的姻缘,而且这样的姻缘总是很幸福很美满,“华生”的妻子对“福尔摩斯”满怀敬意和情感,也支持丈夫的冒险活动。不过这个故事例外,雪莉对西蒙很抗拒,也不希望丈夫总跟西蒙在一起,也许夫妻俩的感情还是缺少一些志同道合、情投意合的东西,所以“我”在坚持跟随西蒙一起冒险的时候,也在勾搭形形色色的美女。我觉得雪莉的感觉我更能够理解,因为在恐怖如地狱般的死人村,她失去了父亲和哥哥,尽管他们活着的时候,她对他们并没有太亲密的感情,她也早就离开了故居,但那毕竟是她的家乡,她的亲人,所以她并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再和神秘的恐怖事件发生关联,尤其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也死在一起神秘的恐怖事件中,西蒙或许不懂,因为他并非“人类”,但是“我”不应该不理解、不顾及妻子这样的感情。如果没有西蒙的劝诫,“我”打算怎么做?跟雪莉离婚?还是在外面包养一个小三?

《地狱判官》-“地狱判官”有三个,这是文化常识。车祸中司机必然会被方向盘挡住而不会被甩出前挡风玻璃——大概是老式轿车,当今大街上跑的小汽车不一定如此。在致死两人的严重车祸中受伤,肋骨骨折,能坚持到第三天之后再见医生吗?当中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触很多人?X光片也无法判断出正确受伤时间吗?“我”和妹夫对各自父亲的憎恨、厌恶,显得残酷无情,但是反而很现实。而最后,一切谋杀的动机,源于一位可怜的“性受虐狂”的秘密,那么还是发生在比较早期和保守的社会背景下吧。

《罪者之剑》-又勾搭了一位年轻美女,而美女竟然也很愿意被勾搭,“我”很有魅力吗?一二十个男人赤身裸体却蒙住面孔,唯一一位有机会分辨出人脸的门卫在极端虔诚的修行状态下不可能杀人,若用赎罪的方式杀人会选择长矛而不是剑——这是太主观的证据,但是西蒙相信。那么只有能够分辨出身体特征的妻子才能找准被害者,杀死他。一个人死了,首先的怀疑对象是他的婚姻配偶,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而杀人的原因,大多数是为了钱。不过那两条特别的车辙印到底是谁的,有什么关系?神父的“通灵”又是怎么回事?只是因为对本职工作太专心,才会对死者过于用心,以至于好像跟死者通话一样?

《开膛手杰克的宝藏》-从故事的角度说,这是一个很别致很精彩很有趣的故事。算得上“故事新编”吧,杰克杀死妓女并且毁尸还是因为“钱”,因为妓女身上纹着宝藏地图。宝藏藏在史前巨石阵,这也需要地理文化常识才能猜到。宝藏真的存在,但是并非“宝贝”,那是因为历史上的一个骗局,一个非法集资的商人给女王做了一件赝品贺礼,骗过了小偷,私吞了巨资。在一场大火吞没了住宅家产和父母双亲后,女孩却找到了曾祖的日记,那么一定是在火灾前找到的,为了掩盖令人羞耻的身世,她十二岁时纵火烧死了父母,十五年后,又设计杀死了叔叔,那么最后是不是也要自杀呢,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个污秽的存在,那又何必嫁祸他人呢,倒像《雾越邸》,那些言辞堂皇的凶手总是严于待人,宽于待己。

《海上漂来的木乃伊》-这个故事我小时候看过,应该是那本黑色封皮的《侦探故事一百个》,缩写版。故事情节我很熟悉,但是对侦探却没什么印象了,可见这样的故事,倘若把出场人物换成ABCD,故事和故事之间,彼此也没有太大区别。或者当时编那部儿童故事选的编辑真的读过很多书,或者西蒙的故事真的很著名。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兄弟出现,必然会发生互相假扮的情节,如果明明没有假扮却让别人以为他们发生了假扮,那就属于又多拐了一个弯的故事。将死者做成木乃伊,嫁祸于海神信徒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为了掩盖真正死亡时间,而这一混淆,就是将近一个星期。这种混淆不是,也不可能用于制造不在场证明,而是为了谋财害命,嫁祸于死者,并且隐藏谋杀动机。小说里侦探常对有所隐瞒的证人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说出来,你就安全了,如果你还瞒着,就会被凶手杀人灭口。死者的前妻说出了前夫没给孩子寄圣诞卡的事,帮助侦探及时找到凶手,救了她自己一命。

《独角兽的女儿》-这是一个很美丽的故事,有一个很美丽的名字,独角兽的女儿,不是小独角兽,而是人类,一个“野生”的人类小女孩。独角兽是神圣、纯洁的生灵,《安珀志》中,独角兽认出了国王,最不起眼的九王子,《独角兽谋杀案》中引用了传说,独角兽会用角刺死叛徒,好像中国神话中的獬,能辨是非曲直,《独角兽的棋路》写了一个喜欢喝啤酒的可爱的独角兽。而在这个故事中,“独角兽”却是一个刚猛、暴烈、残酷的女人,杀死了两个人,包括自己的“丈夫”,并且不在乎杀害更多人,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梦想——让自己的女儿在纯粹“野生”的条件下长大。藏书的第二个技巧:把厚书分成比较薄的几份,藏在画框后面。菲尼克斯、格里芬,需要文化常识才能意识到与神话有关,并且进一步猜出其他成员,原文更容易,翻译成汉语之后应该也不难。七人公社,在早期,是一种行为的约束,共产共妻共儿女,而到了后来,则成为思想上的约束,因为其他成员也要到外界正常的人类社会工作、生活、出没,甚至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做出版业这样时髦开放的工作,但是他们的思维仍然是紧密联系为一体的,并且与社会主流不合,对思想上的叛徒,更要斩尽杀绝。正因为他们只能有那样“原始”的思想,却为物质现实制约,无法始终坚持行“原始”的举动,而必须向当代社会妥协,所以他们才执着的保护独角兽的女儿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按照原始、野生的方式存在,其中最执拗、陷得最深的,恰好是在现代社会地位最高、过得最顺利的“独角兽”——著名的出版集团的公关主管。这是悲剧,人类总是渴求自己没能拥有的东西。

《帕克大道的女巫》-想起了阿婆的《杀人不难》,一个自认为拥有超能力、咒谁谁死的神人,其实毫无过人之处,反而被奸人利用,成为一个可怜可笑的工具。这个故事有点乱,没有抽丝剥茧的快感,也没有多重解答的精妙,好像一小团乱线。而且涉嫌不够公平,因为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杀人工具:缚在胳膊上的隐蔽的注射圆盘——医生研究电鳗,我想到了可能跟电击有关,比如暂时在旋转门上通高压电或者触发类似电鳗的小型高压放电装置,倒是没能把电鳗和神经毒气以及注射解药联系起来,这需要历史知识和物理化学知识。老巫婆很奇怪,既然那么厌恶前夫,认定他为了她的钱,为何离婚后还要把遗产全部留给他?前夫死了之后,依然坚持把遗产留给同样可恶的前夫的兄弟,真是奇怪的人。美丽的女仆玛丽和公寓门卫,他俩是无辜的,他们对于真相知道多少?到底有什么图谋,仅仅是为了伸张正义吗,他们怎么可能谋到老夫人的财产?这一对处理得很糊涂,没交代清楚,显得他们的举动的思维基础有点莫名其妙,尽管行为本身在解谜故事里能够自圆其说。这方面还是阿婆做得更好,不但写明每个人做了什么,怎么做的,更主要能交代出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不可,这样才像一个“故事”,而不是一个“谜题”+“答案”。前夫死于偶然,老巫婆先前没有特意卖力诅咒他,过后却因此意识到自己或许可以心想事成,如果前夫不死,她也不会做什么想什么,世事都是如此,事后诸葛最多。而律师受到启发,趁机蛊惑前夫的兄弟佩戴毒药注射器,他迟早会在电梯、楼梯间、浴室厕所里触发开关,可是医生怎么能保证自己第一个到现场拿走证据呢?前夫的兄弟正好遇到了旋转不灵的转门,那也是太过偶然了。这也是一个类似《弓区大谜案》的故事,第一个赶到死者身边的人,虽然没有亲手谋杀,但是破坏了现场,取走了最关键的证据。

 

   
相关类型:
熊的读书笔记(共99条信息)
相关信息:
《“爱丽丝·镜城”杀人事件》-北山猛邦
好看的视频列表
《古今笑》
《史努比全集》
《白马山庄杀人事件》-东野圭吾
《夕光中的蝙蝠》西川
现代诗句摘抄
《小妹妹》-雷蒙德·钱德勒
词牌
《小狗的小房子》


        
CopyRight © 2005-2016 hugbear.net 京ICP备05058937号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0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