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文摘 ==> 查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油,金顺》语录
2005-10-21
 
吴美子:“爱情转瞬即逝,留下的只是残酷的现实,就象下雪一样,我们觉得它很美,雪后也是干净美丽,可是再过几个小时看看,到处都是脚印,遇到好天,雪化的更快,甚至都泥泞不堪!”
在熙:“那么妈妈后悔生下我了吗,如果您真的后悔了,那么我也可以和金顺分手。”
  
在熙:“看看星星,它正看着你呢,你去问问星星,认识你以后,我有没有看过它一眼。”
金顺:“除了我的心,我什么都没有。”
在熙:“你的心,就算给我全世界,我也不换。”
  
婶婶:“冷静,冷静,胎教,胎教,不要憎恨她,要理解她,万一生下像妈妈那样的孩子怎么办?(做陶醉状,看着婆婆吃米肠)呀!妈妈怎么连吃东西都这么动人啊!我要爱她……”
  
金顺的叔叔当着奶奶和金娥的面,喂婶婶吃坚果。
奶奶:“(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唉呀!老天爷呀让我瞎了眼吧。”
婶婶:“妈妈你也吃一点吧,据说坚果能让孩子更聪明呢!”
奶奶:“我不吃,我吃这些干什么,其实我们家的孩子都很聪明,用的着吃这些吗?只要不象安家的人就行了。”
婶婶:“妈妈,这些坚果很有好处,可以预防老年痴呆。”   
  
奶奶和金娥做饭,婶婶想帮忙。
金娥:“妈妈,您不是三高嘛。”
婶婶:“三高?”
金娥:“高龄产妇、高度肥胖、高血压。”
婶婶:“是三高。”   
  
奶奶从外面回来,听到屋里的音乐声。
奶奶:“这是什么声音,是鬼叫的声音吗?”
婶婶:“妈妈,是我。”
奶奶:“是你,还以为女鬼来了。”
婶婶:“听古典音乐生出来的孩子天生聪明。”
奶奶:“心地善良也能生出红扑扑水灵灵的孩子。”

泰浣:“还来这?你想杀了我啊。回头看看我这脸,两个黑眼圈,一脸大疙瘩,胳膊腿抽搐,肠子胃转筋,满脑子烦恼。”
爸爸:“晚上早点睡不就行了。”
泰浣:“我天生就是夜猫子,让我怎么办?我满肚子都是激情,晚上能睡得着吗?让我在这个疯狂的年纪睡觉,一大早就开始废话,肾上腺又要喷涌过盛了。”

泰浣说道:“我满肚子激情……”
金顺:“你口腔结构是不是有问题呀。”
泰浣:“什么?”
金顺:“你只要一开口说话,唾沫星子能嗖嗖地喷出一米多远。以后说话能不能嘴巴不张开呀。”
泰浣:“你当我是腹语魔术师啊,闭着嘴你让我怎么说?”
诗浣:“弟妹,别理他,他这个人呢,是人来疯,越说他越来劲。爸爸能快点嘛,待会儿该热了。”
爸爸:“快跟上臭小子,把嘴闭上。”
泰浣:“把嘴闭上我怎么讲话?”
     
在熙:“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金顺:“你,问这么肉麻的话怎么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在熙:“快说呀,喜欢我什么?”
金顺:“你这么突然问我,叫我怎么回答?”
在熙:“你平时一点都没想过吗?”
金顺:“喜欢人谁想这个?就是……突然有一天,喜欢上你了。”
在熙:“那好,你问我为什么喜欢你吧。”
金顺:“您,喜欢我什么?”
在熙:“你漂亮。”
金顺:“嘁……”
在熙:“除了漂亮,还像小孩儿似的,净问一些莫名其妙的荒唐问题。我还喜欢,你是小白菜一样的辉成的妈妈,又是美容师,今年二十三。你那会儿,还留了个跟自己绰号一样的大白菜头。总认为自己是个大人,其实是小孩儿。在我背你的时候,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被自己婆家,当成糟糠一样的笨丫头。还有像傻瓜一样,失去世上最好的男人,心里一点儿不觉得。就像今天这种日子,问你为什么要喜欢我,笨得还不明白什么意思。”
金顺:“在熙!在熙!”
在熙:“现在明白了?今天为什么跟你说这些。金顺。”
金顺:“在熙!”
在熙:“金顺。”
金顺:“在熙!在熙!”
在熙:“我直到今天为止,没对你说过这句话吧?我爱你!我爱你!分手吧!我们分手吧!要听奶奶的话。”
金顺:“我不要,我不要!”
在熙:“哇,放心了。我还担心,你会高兴呢。”
金顺:“我怎么可能高兴呢?”
在熙:“那我……好了就这样。我放弃了。你还会过的好吧?要把辉成好好养大,一定当上美容师。要好好吃饭,要健康,还要常笑。只许哭到今天,知道吗?不想看见你哭才分手的。傻……傻丫头,以后饭一定要多吃点儿,你太瘦了,记住了?那我要走了。再不走,我怕放不下你。千万不要回头。再见了金顺……”

泰涣:“我要拍单人广告啦。”
金蛾:“真的吗?泰涣哥,是真是吗?”
泰涣:“是真的,来,抱抱。”(两人就抱在一起转圈,然后金娥的文胸垫掉出来。)
  
泰涣:“我可以拍单人的广告啦。”
妈妈:“是吗?我就说我们泰涣肯定能行。”
嫂子:“是什么广告啊?”
泰涣:“和妇女生活有关的广告。”
嫂子:“妇女用品不就那几样么。”
泰涣:“是卫生巾广告……”
(然后就看到大家想笑而不敢笑的表情。)
  
婶婶一家吃饭时,想起泰浣事情。
婶婶:“金娥,泰浣拍的什么广告啊?”
金娥:“喔……是……是女性必需品,还不是就那几种。”
爸爸:“那是化妆品吧。”
金娥:“喔……是卫生巾。”
婶婶:“卫生巾怎么了,我都看过三条这种广告了,最重要的是泰浣挣到了钱啊!”(大家都傻眼了)
奶奶:“看来钱是好东西啊!只要有了钱,你三十年的人生观一个早上就掉了个。”
  
金顺:“ 我无数次的后悔,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每当别的小孩指着我嘲弄我是孤独儿的时候,每当放学回家,自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直到天黑,一个人孤零零地玩,孤零零地吃饭的时候,我就问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刚结婚没几天正浣哥死了的时候,我也懊悔来到这个世上,以为早已经死去的妈妈突然出现,跟我要肾脏的时候,我也后悔自己的人生。后来遇见了您,我才醒悟了!我是为了您来到这个世上的,是为了跟您相遇,如果还有来生,我一定要生在好的家庭,我要接受好的教育,还要上大学。如果我遇到您之前,看都不看一眼别的男人,这样就不会成为孩子的妈妈,更不会有什么婆家,只会等待您一个人。”
在熙:“好啊……一定要等我……”
金顺:“是。”
在熙:“一定。”
金顺:“是。”
(两人哭泣无语片刻,音乐响起。)
在熙:“我真的要走了……”
(金顺放开手,泪眼看着他离开。)

在熙妈妈:“不能舍弃已拥有的东西,只能舍弃想拥有的东西……”
  
诗浣:“我总算知道了,原来河圣兰的天敌是朴宇洙呀……”(哈哈,笑的十分高兴,竟有点幸灾乐祸。)
    
银珍与金顺的第一次见面,彼此双方都很惊讶。
银珍:“一点儿看不出来,你是孩子的妈妈。”
金顺:“当然啦,我才二十三岁,美丽动人的二十岁再加上三岁,我才二十三岁。”
   
婶婶:“哎哟,心里好害怕啊,大不了顶多长个两三斤吧(自我安慰状)。(一站上去)啊,这还是人的重量吗?(再一站上)我还是人吗?”
接下来镜头,吃饭没胃口。
叔叔:“你怎么都不吃饭啊,怎么啦?”
婶婶:“没事,没事儿。”
  
奶奶对婶婶:“你便秘阿。”

金顺的叔叔刚放回来的时候,然后她奶奶就对他婶婶说,一点都不顾忌她这个守寡四十多年的老寡妇,每天都搞得地动山摇的,历史继续得重演,激情继续燃烧。
    
昨晚两家人同意后,两人坐在公车上。
在熙:“这个秋天我要拔个大白菜做泡菜。”
金顺怒目而视,并打在熙,就是上面好个超好玩的表情。

手术前,在金顺的病房里。
金顺(撒娇地):“爸爸,我都饿死了。”
金顺公公:“是哪个混账不让我儿媳吃饭的?”
圣兰:“爸爸,手术前不能吃东西。”
金顺公公:“原来是这样。”
金顺(学着公公的语气):“原来是这样。”
金顺婆婆:“这真是幻想中的公公和儿媳呀。”
一片笑声……
  
在熙向金顺求婚。
在熙“我都翻看名人名录也没有找到我想用的话,还是用我自己的方式说吧,我去釜山见我爸爸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我们结婚吧,结婚(拿出戒指)。”
金顺拿过戒指打开后:“真漂亮啊,是真的吗?”
在熙:“是真的。”
金顺:“我见过的都是假的,真的可是头一次见。”
用牙咬了咬。
在熙:“戴上看看合适吗?”
金顺:“有点大。”
在熙:“是吗,我可是挑了一天呢,没关系,大了去换。”
金顺:“感觉好像戴了别人的戒指。”
  
在熙:“在我家门前种着一棵美丽的大白菜。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亲手种白菜,种的其实不多,只种了一棵,可是这棵大白菜太不象话了,说什么她也不听,问她什么一句也不答,动不动就来个什么神秘术,比这更可气的是她突然自己玩了一个半月,不过等见到了她还是没脾气,所以我为了欢迎这棵白菜的归来,专门为她练了这首歌,希望秋天淹白菜的时候她长的结实点,我好把她拔出来淹的好吃点,献给归来的大白菜。”

在熙“怎么了,看我是不是很帅?没关系,继续看,男人长的这么帅,得好好欣赏才行。”
金顺:“您这是真话,还是开玩笑?您真的心里觉得,自己长的过的去吗?”
在熙:“每天早上,照着镜子都觉得惊讶,我就没有一点缺陷吗?”
金顺:“您确实长的挺不错的,虽然长的挺顺眼,可从来没见过像您这样,陶醉在自己长相里的人,头回见。”
在熙:“是没见过像我这么酷的人。”
金顺:“天哪,我说这些话可完全是站在您的立场替您说话的,这种程度再过一点,其他人该说您是疯子王了。”
在熙:“疯子王,疯子王是什么?”
金顺:“人疯了,幻想自己是国王。”
在熙:“没关系,我喜欢别人妒忌。”   

奶奶:“地球人全知道(婶婶的体重)。”

两人挑选衣服。
在熙:“我看明白了,是你人的问题,你穿什么都那么土。”
再换一套,金顺一付没感觉的表情。
在熙:“真漂亮,这套不错。”
金顺:“我觉得也不错。”
      
婶婶:“妈妈,自从我们家金顺准备嫁人,就像一朵准备盛开的玉兰花一样。”
奶奶:“什么话,我们家金顺本来就是一枝花嘛,是吧?”(问在熙)
在熙:“是的,奶奶。”
  
奶奶:“怎么办,你奶奶没什么能耐,不能送你什么了。”
金顺:“奶奶,你说什么呢。”
奶奶:“不过,你奶奶现在可以瞑目啦……看到你碰到这么好的男人……”
金顺:“奶奶,我真的很爱你。”
奶奶:“我的心肝,我的小宝贝。”

妈妈:“你和正浣结婚那会儿,我反对你们,你怎么对我说来着,妈妈,我现在没什么,但我以后会成为发型师,让你们幸运的儿媳妇。哪有人会这样说自己是幸运的,幸运的……你过门那天,拼命地喊给我拿点卫生纸,难道你忘了吗?”
金顺:“我真的想不起来啦。”

妈妈:“(说了一大段金顺好的话)早知道这样,我会对你好一点儿……”
金顺:“妈妈,别这么说。(金顺很感动)我没事儿的……如果有下辈子,我真想当你们的女儿,有你们这样的父母……”
妈妈:“别哭,哭花了明天怎么化新娘妆啊。”
爸爸:“要好好过,要幸福。”
妈妈:“那当然,我们金顺到哪里都会人见人爱,幸福的。”

结婚当天,在熙一直笑个不停。
在熙朋友:“在熙,把嘴合上吧,真的那么高兴吗?”
在熙:“那当然,这还有假吗?”
  
妈妈:“具在熙,把嘴巴往下面拉拉吧。”
在熙:“怎么啦?妈妈,我很奇怪吗?”
  
在熙入场时表情很紧张,走地毯的时候,一直捂着嘴偷偷地笑,她妈妈一直怪怪的表情望着他。宣布新娘入场时。
爸爸:“金顺,我脚哆嗦,你怎么样?”
金顺:“我也是,爸爸。”
爸爸:“别紧张,我们得好好表现,不行,得像个爸爸样。”

泰浣:“卢泰浣神话,现在正式开始上演。”
爸爸:“你小子就剩一张嘴了,耍你的嘴皮子吧。”
  
叔叔:“孩子,我是爸爸……”(很响的)
婶婶:“总这么粗着嗓门,会生个癞蛤蟆的。”
叔叔开始轻声说话,后来又说:“妈妈,你也和孩子说几句吧。”
奶奶:“有病。”
婶婶:“妈妈,你怎么这么说呀……要是,孩子生出来,第一句就说“有病”怎么办呀。”

金顺和在熙带着辉成从吴美子家出来。
金顺:“你饿了,我就是饭,你困了,我就是被子,你生气了,我就是出气筒,你高兴了,我就是鲜花,你委屈了,我就是眼泪……”

奶奶说金顺婶婶:“像个大葫芦一样从天上掉下来了,天哪,地都陷下去了!”
  
在电影院里金顺居然睡着了。
在熙对刚睡醒的金顺说:“把口水擦一擦。”
金顺说:“你只当没看见不就行了,真没绅士风度。”
在熙:“绅士风度是不会有了,这儿(金顺枕过的肩膀)湿乎乎的一片,谁弄的?”
金顺:“不知道,可能漏雨了。”

在熙:“奶奶,我有事求您。”
奶奶:“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在熙:“请您说服金顺和我结婚。”
奶奶:“……我们家金顺受我熏陶,看男人眼光很高哦。”
  
金顺一家人在一起吃饭,金顺公公因为生气泰焕说的话打了他头一下,泰焕嘴里的饭喷了一桌子,并且继续以喷饭的形式严肃的说到:“爸爸,你不知道正在吃食的狗是不能打的吗?”爸爸一时语塞,指责他把饭喷得到处都是,金顺在旁边还认真得一一指出:“都喷到这里,这里,这里……”

婶婶:“金顺带着个儿子还能叼回个医生,我们家金娥要文凭有文凭,要模样有模样,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浪荡鬼?”
奶奶:“金顺是鸟啊?叼什么叼的?”  
  
奶奶:“去吧,去见他吧,他不就是个医师吗,你是美容师,不也带个师字吗?” 
  
泰浣:“因为我是卢弼道的次子,有家教才忍你(诗浣),不然早就把你揍的皮青脸肿了。……你和正浣平时看过去老老实实的,为什么碰到女人就大变了呢!”
  
奶奶:“像你这样的大力士(婶婶),怎么会怀上孩子呢?”
  
在熙带金顺去见妈妈,结果金顺遭遇妈妈的羞辱,她问了金顺许多英语。在熙看不下去,强拉着金顺离开,在门口。
金顺问:“surgeon 是指外科医生吧?”
在熙:“嗯。”
金顺:“emergency是指紧急情况吧?”
在熙:“嗯,你怎么都知道啊,那刚才为什么不说呀。”
金顺:“一时想不起来呀,那specialist是什么意思?”
在熙:“这个一般很少有人知道,是指刚过实习期专科医生。”
金顺:“也不是很难嘛,告诉我不就知道了吗。”

在熙:“(很高兴地)我想到一个好办法,让妈妈答应我们结婚了。”
金顺:……
在熙:“我们可以生米煮成熟饭,加速度。我周围的许多年青人不到10个月就生孩子的。”
金顺:“你说什么呀。”(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拳打在熙)
在熙:“你还假装纯真哪。”
金顺:(继续拳打,路人观看)
在熙:“我知道了,直到新婚旅行我连手指都不会碰你。我看到时候谁先憋不住呢!”
    
在熙妈妈:“你会做什么呀?会做萝卜冷面吗?”
在熙:“妈妈。”
金顺:“我会给您做萝卜冷面的。”
妈妈:“这个我们家大嫂也会做的,除了这个,你还会做什么?”

在熙:“妈妈,我求您啦,见过您的儿子这样跪在地上求你吗?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生命,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吧……妈妈。”
  
爸爸:“金贞心的人生也真够悲惨的,夺门而出也只能来到这样一个地方,没有一个像样的地方可以去。”……
妈妈:“让我一个人呆着,你走吧。”
    
爸爸:“活着的总比死去的好吧,想想死去的正浣,诗浣虽然背叛,但活着就是最大的孝顺……难道你想看到,我们身边就只有泰浣一个人吗?……卢正浣,这个家伙,再怎么对父母不孝,只要活着就行。我们就原谅诗浣一次吧。”
   
婶婶:“哎呀!疯了,怎么偏偏在那儿呀(想起在孕妇检察室碰到金顺婆婆那事,十分难为情。)。”
叔叔:“什么事情要疯了啊。”
婶婶:“喝!吓了我一跳,连孩子都要被你吓掉了。”
叔叔:“什么孩子呀?”
婶婶:“没什么,你吃过饭了吗?”
   
妈妈:“还有你这种大傻瓜,跟一个孩子妈结婚,怎么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孩子呢。哎呀!你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呢……”
诗浣:“%……¥#·!—*我是不会放弃圣兰的,就算为我自己。我爱圣兰的。”
妈妈:“完啦,你这个大傻瓜,你没救了。”
诗浣:“妈妈。”
妈妈:“坏小子,坏小子。”

在熙:“……我会把辉成当成自己的儿子来抚养的,是应该为他承担责任的时候了。见到辉成,我总算明白了人们为什么把孩子称为天使。妈妈,如果你见到辉成,一定会改变想法的。”
妈妈:……(哭着离开)
  
奶奶:“……怀了娃娃啦,晚生子。”
叔叔:“真的吗?”
金娥:“妈妈,你真的怀了孩子了吗?”
叔叔:“……我老婆真能干啊!”(很高兴)
金娥:“可是,妈妈都大年纪啦。”
奶奶:“这是老天爷给的恩赐。你们俩快进去,还不有许多话要说呀。……这些事都是自然规律了,老天爷安排的,怎么你不高兴啊。”
金娥:“可是这件事太让我受刺激啦。”
奶奶:“这件事我也受刺激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没人管的女人要好好团结起来。”

在熙:“您当年不也是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寡妇起码还是经过法律许可的呢。”

婆婆:“你是个有孙子的爷爷辈的人了,怎么还孩子似的跟你打架,你以为你是泰浣吗?”
公公:“你认为蛮横、撒泼、霸道,我就得什么事都得听你的吗?你以为你还是小姑娘哪。” 
  
在熙:“聪明的我可以等,比我笨的你当然比我更需要时间。”

具在熙:“你不要老是您您的,叫在熙哥。”
金顺:“在熙哥多肉麻啊,叫名字。”
具在熙:“在熙君?”
金顺:“老具。”

金顺:“吃。”
在熙:“我不爱吃。”
金顺:“我们家辉成都不挑食,你也不应该挑食,快吃。”
在熙:“我不喜欢吃。”
…………
最后还是吃了。

妈妈:“不对劲了,不对劲了,到底有什么事儿?”
在熙:“什么事儿呀?我天天有事呢!”
      
张博士:“我还能有什么别的法子!”
在熙:“跟您一样,我也失去理智了。”
    
金顺往在熙的泡饭碗里放葱花。
在熙:“我不喜欢吃葱。”
金顺:“放了葱才好吃。”
金顺又往在熙的泡饭碗里放泡菜汁。
在熙:“怎么也不问问什么都往碗里放!”
金顺:“放了泡菜汁才好喝。”
  
奶奶端水和药包叫婶婶坐下。
奶奶:“我问一句,你就老老实实回答一句,要是敢有一句骗我,咱们娘俩今天一块吃耗子药。”

银珠:“在熙哥今天怎么主动请我吃饭啊?”
在熙:“听起来好像话里带刺儿呀?”
银珠:“何止带刺,还带钉子呢!”
    
金顺:“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这样大发雷霆啊?”
在熙:“我这么喜欢你,为什么没有资格?”

在熙:“你是孩子妈我也忘不了你,我彻底忘不了。为了忘记你,你知道我做过多么疯狂地努力……你不能只顾及你关心、你爱的人,也应该顾及关心你、爱你的人。”

金顺:“你怎么不吃(冰淇淋)啊?”
在熙:“太甜了,不喜欢!”
金顺:“怎么不早说呀?”
在熙:“怕你说我难侍候呢!”
金顺:“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你啦?”
在熙:“还说没有,都在你脸上写着呢。”
  
泰浣听了金娥的留言(中间骂:“你这个混蛋,把初吻还给我……”。)
听完后,苦恼地自言自语:“其实我这人没那么坏呀,什么时候我变成人渣啦?”
  
金娥:“你为什么吻我?”
泰浣:“因为那天你特别漂亮!”
金娥:“那又为什么抱我?”
泰浣:“因为你一直在哭呀!”

金顺:“快说,你还听到了什么?”
在熙:“你用眼睛那样瞪着我,我还敢说么。”

奶奶:“我之所以不愿意向你提起她(金顺妈妈),是怕脏了嘴,用刷子刷也刷不干净!”
  
奶奶:“这事儿(指小时候告诉金顺,她妈妈已经死了的事情。),我对不起你,都没和你商量。”
金顺:“这事儿能商量吗?那时我都没听懂几句话呢。”
  
在熙劝解金顺:“你也真够笨,就算奶奶和身边所有的人告诉你,妈妈死了,你也不能相信呀!我总算也明白了那个Y染色体的人,肯定还活着……”(注:他是个私生子)

爸爸、泰浣、辉成正在看电视,里面刚好有KISS镜头。妈妈过来看到,要求把电视关掉,因为对孩子影响不好。泰浣说:“辉成从小接受这种自然地性教育,可是对他将来有好处。”最后还是关电视了。
  
奶奶知道婶婶接受张博士钱一事,十分生气。
婶婶:“妈妈,你喝点水吧。”
奶奶:“就算把你磨成水喝到肚子里也不解气。”

奶奶:“又想骗我,再骗我半个手指头,我就亲手掐死你!”
  
院子里,金顺笑。
泰浣:“你少这么笑,很难看,开心点不笑也很漂亮!你一笑,让我找不到北了。……在其他男人面前别这么笑,除了我其他男人都是色狼……你只要一抛媚眼,就特别性感。”
金顺:“又在背台词了吧?”
泰浣:“你怎么知道的?”

泰浣:“在哭泣的女人面前,我们男人可是脆弱无比。”(当金顺指责泰浣玩弄金娥时)

英玉:“金顺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名字!”(医院偶遇金顺,金顺一听这话半天无语)
  
圣兰:“在这世界60亿人口中,能让我河圣兰一会儿哭一会笑的人可只有你卢诗浣噢,在这60亿分之一的概率之中我们相遇,这可是缘份唉!”
  
婶婶劝金娥:“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将人生支托在男人身上……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能拒绝你爸爸的死缠烂打,心一软就答应了。年纪轻轻的就结婚,生子……”
奶奶:“你要晴天遭雷劈的,在我这个老太婆面前信口胡诌……”
  
奶奶:“死了吧有的是时间睡,我不能这样虚度光阴。”(奶奶午后犯困醒来时自言自语)

在熙:“我有了喜欢的人。具在熙有了让他朝思暮想的人。其实我也是刚刚才明白,大概有三、四个月吧。我每天都在想她在想什么,做什么,总想为她做点什么,很渴望见到他,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她。和她见面时,总是等她走远了,才回头。因为一点小事,就会嫉妒。看见她一皱眉,就会战战兢兢、不知所措。吃饭时,手术时,一想起她,就想笑,就激动。我真的非常喜欢她。”

金顺:“我还是坐后面吧。”
在熙:“你以为是坐出租车吗?”

婶婶:“这巴掌大的屋子还怎么住啊!”
奶奶:“那你的巴掌还真大。”

在熙:“我如果脾气再好点,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金顺买完牛骨后跑到医院又跑到奶奶家,转了一大圈才回去。婆婆见了她就问:“你跑到牲口场现宰去了吗?”

婆婆说公公饿了让她赶快做饭,公公说:“没关系,本来肚皮贴到了后背上,现在又分开了。”

奶奶背后说婶婶:“这女人真狠毒啊,坐过的地方都不长草!”

奶奶提醒婶婶医院的工作是金顺给找的。
婶婶说:“妈妈,您再说92遍,就100遍了。”
奶奶:“我说过92遍了吗?”
婶婶:“我是说您都说了8遍了,再说92遍,就100遍了。”

前几集,忘了爸爸为什么说二伯。
爸爸:“你小子眼睛瞪那么大干吗? ”
然后妈妈:“孩子的眼睛本来就很大,不是瞪的!”

金顺说:“天黑的时候一个人觉得很孤独,很害怕,你是不是也这样?”
在熙:“我那时在思考人生和生命。”

金顺:“您的头发是院长亲自剪的吧? ”
在熙:“是的。”
金顺:“到底是院长啊!这样的发型让您原本神经质的脸看起来柔和多了!!”
在熙(无语……)
金顺:“不过我觉得这儿(指刘海)要是再短一点会更帅!!!”
在熙:“我最大的困扰就是长得太帅!!!! ”
金顺:“您要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在熙:“我可是因为自己长的太帅而烦恼的人。”

背景:婶婶买了柿饼回来给金顺奶奶吃那天。
奶奶说:“今天太阳从东边下山了吗?”
婶婶说:“可能是吧。”
奶奶又说:“不对呀,刚才我看太阳还是从西边下山了。要不明天太阳从西边出来?”
婶婶说:“明天要下雨,不知道太阳出不出来。”
奶奶赶紧说:“是吗?要下雨,金顺,明天上班别忘了带雨伞,知道吗?”

在熙:“人啊,总要有点缺点,不能太完美了。这在某些人看来,也是一种剥削啊!”

金顺:“你那么自以为是,上学的时候有人理你吗?”

在熙:“你是公主病患者吗?给你一快糖,就把他当作爱情 !”

金顺:“你要相机干吗?熬汤吗?”

婶婶:“你的表情就像是摘掉牙套吃生鱿鱼!”

金顺提着八宝饭去医院感谢张博士,正好在电梯里遇见了在熙,金顺对在熙热情地打招呼,在熙并没有理会,金顺很认真地对在熙说:“具医生,你看到大街上有人是被问候问死的吗(另一版本:祖上有人是被问候问死的吗)?”

在熙:“你要是男人,我早就揍你了。”
银珠:“我要是男人,我还在这等你?”

泰浣:“我本是路见不平、拔腿就跑的人!”

泰浣:“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说出来,不说出来不代表就不喜欢,就象阴天不等于就没有太阳。”
金顺:“这话还挺有哲理的啊。”
泰浣:“这是我的一句台词。”
金顺:啊?
泰浣:“啊什么,你到底真听明白了没有。”

银珠对在熙说:“来的不拒,去的不追。”

奶奶:“那个抓起来怎么问就是不说的叫什么权?”
金娥:“沉默权!”

在熙:“你死活都不告诉我是吗?好啊,下回你再问我什么问题,我也都不告诉你!我,我给你来个彻底沉默!”

银珠对在熙:“一个人情不自禁的傻笑吗?”
在熙对银珠:“能见到她就已经感恩戴德了,哪有功夫想那么多!”

熙妈说的:“儿子,有没有烫到要害?”

银珠:“我想着在熙哥的时候在熙哥在想别的女人,我在想着熙哥睡觉的时候在熙歌在想着别的女人睡觉。”

金顺:“那个,有件事想请教一下您,您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在熙:“恩,啊……你都问过我两遍了。”

奶奶:“总不能说你长的象河马吧,要说‘你长的这么壮,一定很健康’样才好听嘛!”

公公:“亲家又不是来检查卫生的!”

金顺:“你上学的时候一定有很多人追求吧?”
在熙:“那当然!”
在熙:“其实你有时候有挺可爱的!”
金顺:“那当然!”

在熙:“……还帮她打扫了上学时都没打扫过的卫生间。”

金顺:“天哪,你居然买了28万元一副的墨镜!看来不能怪那个买了57万元一件的真丝衬衫的人!我们家有比她更离谱的人!”

泰焕说:“我这个人送礼最大方了,最讨厌送什么红裤衩了。”

在熙一人骑完新式小车休息的时候自言自语道:“她是对我没感觉还是迟钝啊,难道是欲擒故纵?”然后可能自认为欲擒故纵的想法对,花痴似的傻笑,顺眼看到地上一个被人随便扔的一个易拉罐,使劲用脚一踢,整个人来了个侧摔,摔倒在地,太逗了,又笑了半天。

金顺两次没有通过卷发的考核,又赶上家里的事多,自己举起手臂鼓励自己大声说“加油!加油!”在一旁的惠美哼着和同事说:“啊,终于疯了!”

泰浣见他爸爸失业,陪他爸吃饭时边安慰边带调侃地说:“要不我给您介绍个漂亮妞?”

金顺的大伯蜜月回来需金顺回家做饭,这时正赶上在熙来金顺家附近等金顺,金顺说自己很忙,没时间和在熙聊天,在熙也赶忙说谎道:“我也很忙,是路过这里。”金顺马上说:“现在您也很忙,我也很忙,那以后再说吧。”自己就赶紧回家了,又把在熙气的够呛。

金顺由于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替婶婶还债,又赶上把美容院客人的衣服弄脏得赔一个月的工资,这时她婆婆又略有责怪地说金顺从没交过生活费,金顺说:“妈妈,我下下下下个月就能交生活费了。”听着让人又觉得好笑,又心酸啊。

泰浣对哥哥说:“有句话我不知道有没有和你说过?”
诗浣:“什么?”
泰浣“哥哥我爱你!”
  
金顺婆婆在大儿子结婚的哪天晚上说:“正涣最帅了,和他一起走周围都亮堂了。”

金顺:“早上好!”
在熙:“早上不好!”

金顺:“那对不起了!”
在熙:“当然对不起了!”

奶奶:“人的眼泪,到最后没有办法才流。”

奶奶(听说张博士是“专门引诱年轻姑娘的色狼”,问婶婶):“少女杀手是什么,毒药么?”

奶奶:“眼泪是用来作消遣的,让人咋巴咋巴一下滋味!”

父子三人一起时,卢爸爸:“你(指泰浣)怎么尽说些连狗都打呵欠的话。”

在熙和妈妈有桑拿房,妈妈:“一号,二号,三号,到底是几号(指金顺和在西发展的亲密程度)?”
在熙:“四号,还没有呢!”

金顺:“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人都叫哥哥的。”
在熙:“我什么都不是吗?送东西,搞卫生,当司机,请吃饭,这些连你亲哥哥也做不到!”

婶婶:“妈妈,生活怎么这么空虚啊?”
奶奶:“是啊,生活是很空虚。可你不吃饭,不是更空虚吗?”

婶婶指天发誓:“我要是一时贪心拿了金顺那笔钱,就让雷公下来把我劈死。你看,雷公不是没下来吗?”
奶奶不屑:“是啊,也许是雷公今天太忙了,肯定是太忙了!”

在熙:“你以为我还喜欢你吗,我对孩子他妈没兴趣!”

金娥妈:“到现在为止从我嘴里吐出同意来了吗?”
奶奶:“那你就快吐吧。”

泰浣听说金顺被美容院解雇了:“家里又多个吃闲饭的了,看来以后不能跟嫂子那样说话了。”

泰浣:“你们都不吃饭吗?不吃饭,粮食会说饿死你们。”

正浣答应娶金顺的时候,他们去别人楼下接吻!突然一个大妈级的人物出来了!
大妈说:“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孩子的房间吗?你们,就是你们,天天来这里,真不害臊!”
金顺赶忙解释说:“大婶,我们是第一次!”

泰浣:“说一两句鼓励人的话,你们的舌头会长刺吗?”

第一集刚开始,金顺考试完,奶奶问她怎么样。
金顺说:“别问我呀!”
奶奶说:“不问你问鬼呀?”

金顺的二伯,整天想成明星,怪爸爸妈妈偏心,从小把他送到乡下奶奶家养,让他一嘴土口音,影响娱乐圈的发展。“吃剩饭,穿旧衣服,三个儿子挑一个送到乡下也是我。他们一岁的时候都拍了照片,只有我没有!”妈妈说:“谁说没有拍啊,给你说多少回了,照片发大水冲走了!”

在熙安慰考试没通过的金顺:“其实老得第一也是很痛苦的……”
金顺:“哎哟,还真没见过这样有机会就显摆的人……”

金顺和在熙第一次吃饭时,聊上学读书的事。
金顺说:“我一读书就想睡觉。”
在熙说:“我也是。”
金顺:“那你还学得那么好……”
在熙:“我天生聪明啊 !”

金顺:“我们美容院有孩子的,除了院长只有我一个人……”

太浣:“这个家理解我模特儿崇高事业的人怎么一个都没有啊?”

金顺:“奶奶,养野汉是什么意思啊?”
奶奶:“…… ”

金娥:“我没有胃口!”
奶奶:“饭是用胃口来吃的吗?”

婶婶因为头天告诉了金顺妈妈的事情,早上起来在病床上咬着指头若有所思。奶奶正好推门进来。
奶奶:“看来真把你饿坏了,一大早起来就吃手指头。”

在熙:“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金顺:“不是你说的要当作不认识吗?”
在熙:“你什么时候这么听我的话了?”

婆婆:“天真的金顺,就这么被圣兰给影响了。怪不得孟子的妈妈要搬三次家,好的环境很重要啊!白鹭掉进乌鸦群里可要糟了。”

公公:“结婚前你不是觉得100%满意吗?”
婆婆:“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了上当受骗的感觉。”

奶奶在医院被在熙撞倒,看到他,吃惊地说:“怎么一个医生也长的这么好看啊!简直象电影明星一样帅啊!”

银珠:“具在熙你给我记着,等你成了我的男人的时候,我要你对我今天的事情加倍补偿!”

在电梯里。
在熙:“病人下来了吗?你?!连病人下没下来都不确定,就知道在这嘻嘻哈哈闲扯。”
学生一:“对不起。”
在熙:“一会门开了,零点五秒之内去给我去问明白。”
电梯门一开,学生狂奔而出……

胖婶婶出院回家时,奶奶对她嘘寒问暖。
婶婶:“妈妈,您这样我会不适应的。”
奶奶:“说的也是,我自己也不适应。”

奶奶说婶婶:“生病脸都瘦得只剩一半了!”

金顺:“我也很累,爸爸。这几天,爸爸妈妈帮我照看辉成,我还能喘口气。这么长时间,我一大清早起来,做饭、洗碗,又急三火四的背着辉成走那么远的上坡路,把他送到我奶奶那去,然后再到美容院上班,一站就是整整一天,有的时候我感觉太累了,看着星星都在我眼前跳来跳去的,而且我虽然天天在外面干活,却连一分钱的生活费也不能交给爸爸妈妈,我心里也很抱歉。看到奶奶照看辉成累的那样,我也很抱歉。把辉成送到婶婶家也要看婶婶的脸色。(哭了……)我真的……真的是活的很努力了,真的很努力,就算是累的喘不过气来,也不敢说一声,就算是孤独的要死,可是一想到已经不在了的正涣哥,我也只能庆幸自己至少还活着。看着别的小孩都有爸爸,我也觉得对不起辉成。爸爸妈妈,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们,可是我真的,真的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我一直在努力的生活……”

金顺:“我本来就特别爱吃,小时侯郊游都带不上紫菜包饭,因为奶奶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我最先学会作的就是紫菜包饭,想自己作好了带着去郊游。妈妈,您生气了吗?昨天的事对不起了。”
婆婆:“知道错了就行了。”
金顺:“是,对不起。”
婆婆:“昨天你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金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婆婆:“什么?”
金顺:“就是突然想起来好多事,下雨天连个送伞的人也没有,还要冒着雨跑回来,去郊游没有紫菜包饭的事也都想起来了,从学校回到家,家里面总是空荡荡的……”
婆婆:“这孩子,这是说什么呢?”
金顺:“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吴院长:“银珍妈,我就是一个爱说大实话的人。”
银珍妈:“……”
吴院长:"我怎么看你最近好象胖了,不会是浮肿吧?”
银珍妈:“你还真是爱说大实话呀!”

婶婶去看叔叔的时候,叔叔说金娥恋爱了,婶婶说这种时候不可能。
叔叔说:“遗传太可怕了,当年咱俩谈恋爱的时候,岳父不也住着院呢吗?”

在熙:“妈妈,为什么总是想把我推销出去,我是黄花鱼吗?”

奶奶对金娥说:“你妈在我们这一带可是出了名的大花痴,别看你妈胖的跟狗熊似的,撒起娇来,身子拧的像麻花似的,那嗲发的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金顺的奶奶第二次在医院遇见在熙时,又夸他长的好看,说:“真是眉清目秀,仪表堂堂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儿子,当妈妈的肯定都不用吃饭了。”

在熙:“白菜头,你不要在外面瞎逛了,快点回家吧!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发完短信又自言自语:“你随便按两个字发给我,都不行吗?难道手机会爆炸吗?”

泰浣:“初吻,她以为她是天然水晶吗?”

在熙:“我对你还有好感!”
金顺:“可我对您没有好感。”

在熙:“白菜头。”
金顺:“嗯?”
在熙:“没事,我随便叫的。”

金顺换了个发型问婆婆好不好看,泰浣说:“你以为冬瓜划上道就成西瓜了吗?”

金顺:“你还想跟着我啊?”
在熙:“……”
金顺:“你别跟着我了,我的脑袋都要爆炸了,要想的事情太多了 。”
在熙:“这倒也是,换了我早就炸成两半了,其实这事只要一句话就够了,我原谅你了!”

金顺想给在熙洗头,在熙的一句话好搞笑,“你离我远点,看到你我就浑身发抖。”

金顺:“大嫂将来一定能够成为好妈妈。爸爸妈妈都聪明,将来的孩子都不用花钱补习了。”
泰焕:“那弟妹可得拼命挣钱啊,攒很多很多的钱。”
金顺:“这话什么意思?”
泰焕:“花钱补习啊。”

在熙:“失眠去我们医院看看吧,我们医院的精神科刚开了睡眠诊疗室……”
在熙妈怒去。
在熙:“(做不解状)我说的不对吗?可是……跟失眠的人说什么呢?”

金顺问在熙:“你凭什么管我?”
在熙:“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你装什么装?”

泰浣:“亲人是什么?在家里打得脸青鼻肿,那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被欺负了,眼一瞪马上就冲出去拼命,那就是亲人!”

泰涣不是又喷饭了吗……
他说:“可是,现在重要的不是饭粒……”
他爸说:“饭粒也很重要……”
泰涣:“我们国家的饮食习惯,大家共饮一锅汤,免不了彼此共享唾沫……”

吴院长:“一个人真没劲,灵魂也孤独,感情也孤独,身体也孤独,连吃个饭都孤独一个人,自言自语也孤独,听自己唠唠叨叨的也孤独,除了孤独这词我是一无所有了。(端起碗看)饭哪,你也孤独吗?”

在熙:“你的爱好是什么?”
金顺:“吃饱了饭,钻进被窝里睡懒觉。”
在熙:“这也叫爱好,这是动物的本能。”
金顺:“你的爱好呢?”
在熙:“爱种大白菜!”

奶奶打张博士:“象你这种披着人皮的畜生,只能打,没别的!”

金顺:“干吗?”
在熙:“就不能不说干吗这两个字吗?”

泰焕:“一丈河水好量,十丈人心难测啊!”
爸爸:“是十丈河水好量,一丈人心难测!”
泰焕:“啊?我不是这么说的吗?”

泰浣和爸爸妈妈在讨论圣兰,泰浣说:“大哥怎么这么好命啊,遇到了学历好又有钱长相漂亮身材好的女人。可是大哥人太木纳了,配这么个女的实在是浪费。要是是我的女人就好了。”(做陶醉向往状),爸爸听了就要打他,泰浣边躲开边说:“为什么我暴露一下人的本性就要挨打呢!”

泰浣:“真的什么也没做,不信你问老天爷。”
金顺:“别随便拿老天爷开玩笑,老天爷会生气的!”

婶婶说:“刚躲过垃圾车又撞上粪车!”

在熙:“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
金顺:“不是发了很多短信吗? ”
在熙:“凡是可以发短信的手机都有通话的功能!”

泰浣解释自己没跟金娥上床的时候,圣兰来了句:“请不要狗急跳墙、想推卸责任,少爷!”

 

   
相关类型:
杂文(共124条信息)
相关信息:
阎妮
高亚看球笔记之2006世界杯
高亚看球笔记(2008欧洲杯)
《西游记》中那些可爱的妖精们
微分算子
谢霆锋语录
天涯镇山宝贴之《江湖恩仇录》
普鲁申科
英格丽·褒曼
申雪赵宏博(新浪)


        
CopyRight © 2005-2016 hugbear.net 京ICP备05058937号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0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