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文摘 ==> 查看信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阎妮
2006-07-30
 
“佟湘玉”闫妮:生活中我连抛媚眼都不会——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如花般的青春已经远去,她依然魅力四射,写着不老传奇;
如花般的美貌跟她无缘,她突然风情万种,征服千万观众;
如花般的春天再次来临,她轻轻华丽转身,一夜成万人迷。
她的名字已经不再陌生。老板娘、佟湘玉、佟掌柜,个个都是掷地有声。
她的本名也如雷贯耳,闫妮。

    演员:有心插柳,大器晚成
  “不怕你笑,我16岁之前连普通话都不会说。我就是一个地道的西安人,我的父母和姐姐至今都在西安生活,我从小就觉得说西安话痛快,没想过会像今天这样天天在北京说普通话。对于演戏,这根本就不是我的梦想。读高中时,我就想考一个好一点儿的大学,找一个好一点儿的工作,像父母一样好好过日子。具体是什么工作,我都没有去认真想过。”

  考北影:文化课不合格遭淘汰
  闫妮透露,自己最后选择走上演艺之路,完全是受高中同学的影响。“当时我有很多同学是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子弟,他们都去考北京电影学院,我也跟着去凑热闹。”闫妮至今都称,当时完全是图好玩,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有无考上的可能。“你想,我不会说普通话,怎么朗诵诗歌?我没有学过表演,怎么去即兴表演小品?那时去考北京电影学院,我还是一张白纸。说起来可能觉得好笑。当时,就是同学临时教我说普通话、怎么怎么演小品,我就跟着他们去报名了。连衣服都是同学借给我的。”闫妮过了三试,但是最终还是被淘汰下来。
  这次落败的经历对自尊心很强的闫妮打击很大。“因为当时有几个同学都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或者上海戏剧学院,我当时就是文化课没有过关。所以当时既有些不甘心,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回到学校后,闫妮暂时放弃了可以当演员的想法,安心学习。从西安市45中毕业后,闫妮就顺应大潮流考上了陕西财经学院,学了两年企业管理。不过毕业后,闫妮又考上了兰州军区战斗话剧团,后来又到解放军艺术学院上学,1994年调到空政歌舞团。“我不甘心自己没有考上北京电影学院,所以考上兰州军区战斗话剧团后,我就开始安心当演员了,这算是‘有心插柳’。”

  当演员:没人敢冒险让她做女主角
  不过,除了《武林外传》中的佟湘玉,一般的观众很难记起闫妮曾经演过什么电视剧或者有影响的角色。“因为我以前多是跑龙套的,演个小配角什么的,很少演主角。”
  闫妮承认一个演员要混出来真的很不容易。“你就说我吧,长相很一般(我真的一直这样认为),要有大戏给你演,根本不可能,能演个小角色就不错了。就因为我这很一般的长相,几乎没有人敢冒险让我当女主角。哪像现在啊,《武林外传》播出后,找我拍戏的人多了起来,我还会先看下本子,稍微有点挑选。以前真的是觉得有戏拍就不错了。”

  出名了:观众就喜欢佟湘玉这样的女人
  闫妮说,自己23岁就当演员,至今已经12年了,“这把年纪才走红算是大器晚成”。
  佟湘玉在《武林外传》中算是最不漂亮、最没年龄优势的女人,但佟湘玉的扮演者闫妮人气捞得最旺,风头盖过老白、小郭、无双这些风华正茂之俊男美女,为什么?“编剧宁财神说佟湘玉是他给我量身订做的。我觉得是他把佟湘玉写得生动丰满、真实可信,就像老百姓身边的邻居。很多女人都能从她身上找到影子。比如她八面玲珑又略带几分风骚,她爱争风吃醋但又非常善良。也许观众就喜欢这种有缺点但女人味十足的女人。”闫妮如此理解佟湘玉的走红。而编剧宁财神说,“她不是特别漂亮的女人,但是越看越有味道的那种女人。”

  女人:贤妻良母,豪气冲天
  “生活中的我,如果不做什么节目或者参加什么聚会,我基本上不化妆,更不会向人抛媚眼儿,跟风情万种一点不沾边。说白了,我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人。”闫妮说,其实生活中的自己跟佟湘玉反差很大。比如,老板娘的经典语录“额错咧,额真滴错咧,额就不该嫁到这儿来,额滴夫君就不会死,额滴夫君不死,额就不会沦落到这个伤心的地方……”闫妮称,她在生活中就绝对说不出这样“又浪又骚”的话,虽然这满口掉渣儿的陕西土话跟自己很熟悉。“佟湘玉爱搔首弄姿、争风吃醋,这些都跟我的生活很遥远。”

  老公:佟湘玉不像老婆
  其实,生活中的闫妮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我跟丈夫很恩爱那种,平常我在外面拍戏,有时会一个月甚至几个月不能回家,但丈夫很理解我,很耐心在家里照顾孩子。”闫妮说,但是有空,自己也会陪丈夫看场电影什么的,自己还经常亲自为丈夫和女儿下厨做饭。问到丈夫的身份,闫妮却非常敏感,并一再要求别问这个了。“我们有个约定,就是在任何接受采访中都不谈他。他跟我们这个圈子不沾边。”闫妮表示,丈夫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嫁给这个男人她不后悔。“因为他很支持我的工作,有时还会和我交流。看了《武林外传》,他也感叹,剧中的佟湘玉一点不像他的妻子。”
  至于自己的女儿,闫妮老实交代“已经8岁了”。看见闫妮本人,你很难相信她已经35岁了,她说女儿都8岁了时更让人不可思议,因为闫妮看上去很年轻。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穿着黑色皮夹克和牛仔裤,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俨然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女子。说起女儿,闫妮一脸幸福的微笑。“虽然平常很少和她在一起,但女儿跟我很亲,我跟女儿处得像朋友。女儿现在读小学二年级,学习任务比较重,所以我有空就会在家给她看作业。让我感到很欣慰的是,女儿不仅说我是她的好妈妈,还经常人前人后说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女儿:不喜欢妈妈演的佟湘玉
  “娶妻当娶佟湘玉!”佟湘玉成为很多男人心中的最佳老婆人选。但是闫妮的家人看《武林外传》却有不同的反应。闫妮的父母和姐姐在西安,《武林外传》在央视八套播出期间,他们每晚都会收看《武林外传》。不过,闫妮的父亲说自己看不懂《武林外传》,而闫妮8岁的女儿和外甥女却很喜欢看,还鼓动同学们一起看。让人意外的是,女儿最喜欢的角色不是妈妈演的风情万种的老板娘,而是美丽而泼辣的郭芙蓉。“女儿告诉我,姚晨这个大姐姐很帅,后来她和姚晨还成为朋友了。可能是因为戏中的老板娘眼神太勾人,腰身扭得太夸张,女儿总说我演的佟湘玉不像自己的妈妈。另外,女儿不喜欢看我演哭戏,她不喜欢我难受。”
  对于自己走红,闫妮说,自己最高兴的不是戏约多了,而是让女儿感到很骄傲。“以前我走出去,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演员,因为别人记不住我演了什么角色。现在啊,如果有人问我女儿她妈妈是做什么的,她很骄傲地跟别人说:我妈妈是个演员,就是《武林外传》里的那个佟湘玉。”

  同事:她“没特长,有特短”
  生活中的闫妮没有佟湘玉那样精明,也不像佟湘玉做人懂得迂回,而且爱犯迷糊。导演尚敬说,闫妮永远比别人慢一拍。郭达更直白,“她好像没什么特长,不过她有特短。人家丢三落四,她丢五落八。”郭达跟闫妮出门演出,闫妮把东西放哪儿都说不清,郭达只好在后面帮忙拎着。闫妮说:“我这人就是有点迷糊。你说我在北京生活10多年了,但我对北京的道路并不熟悉,经常走错路。我妈就常对我说:‘幸好你没干上财会,你要是管钱,人家肯定把你法办了。’” 闫妮透露,曾经就有一位影迷给她寄去了一张北京地图,怕她迷路。
  对于佟湘玉的抠门,闫妮也坚决说不。“在拍摄《武林外传》时,我比其他演员都年长好几岁,很多次聚会都是我请客。别人抢着买单,我会觉得不自在。”导演尚敬透露,戏外的“老板娘”闫妮可是豪气冲天。“大伙儿出去吃饭,抢着买单的总是闫妮,完全就是要把戏里面省的在戏外全部给倒出来……哈哈。”(本报记者 彭志强)

  闫妮档案
  闫妮,35岁,西安人,空军电视艺术中心演员,现居北京。有一个8岁大的女儿,自嘲“三流”演员,没特质,少特长。从西安市45中毕业后,她考上了陕西财经学院,学了两年企业管理。毕业后她没有从事企业管理,而是考上了兰州军区战斗话剧团,后来又到解放军艺术学院上学,1994年调到空政歌舞团(现叫空军电视艺术中心)。出演过《健康快车》《都市男女》等剧,《武林外传》让她一炮走红。

《武林外传》闫妮专访:谁说我是真迷糊?——新闻晨报

    无论如何,一般情况下大家很难把现实生活中的闫妮和《武林外传》里的佟湘玉联系起来,因为一个太迷糊,一个太精明。虽然全国人民都认同了她的“迷糊”,但是在记者的循循善诱下,她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她不是真迷糊,她只是对自己不在意的事迷糊。于是,采访便在这样一种轻松的气氛下开始了。

  怕她迷路的影迷,给她寄了张地图
  要证明闫妮的迷糊可能会有一万种方法,但是郭达总结的一句话无疑是最精确的:“上哪去,跟闫妮走相反的方向就对了,因为她永远是错的。”而另外一个经典的故事可能全国人民也都知道了:那就是有位影迷给她寄去了一张北京地图,怕她迷路。
  闫妮的迷糊是自小养成的习惯,她告诉记者:“据我妈妈不完全统计,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丢过4顶帽子,2条围巾,还有无数的伞。我现在也是个出门不带伞的,怕丢。初中的时候,有一天出门在下雨,我带了把伞去学校,放学的时候天晴,就忘了。过了好久,有一天我看见班里的男生拿着一把伞在打着玩,而且还是千疮百孔的,我就想,谁的伞那么可怜啊,就去要了过来。拿到手里越看越眼熟,不对啊,这好像是我的伞。后来想了半天,原来真的是我的伞。”
  长大以后的闫妮,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迷糊劲。她说:“我平时没事跟别的女孩子一样,就喜欢逛街,有一家小店,因为去得多了,老板跟我也熟了。我在她那里买过好多东西,但是后来有一天老板突然跟我说,闫妮啊,以后你能不能别在我这里买了?我当时特别奇怪,还有这样做生意的?结果她告诉我,我从她这里买这么多东西,她就没怎么见我穿过,偶尔穿一两件,搭配还完全不对,简直是在糟蹋衣服。我哭笑不得。”
  生活中迷糊无所谓,闫妮坚决不承认自己在工作上也是这样的。她告诉记者:“该我做好的事,我从来没出过岔子。在部队十几年,开会什么的我一次都没迟到过。后来我总结了一下,我这个人是属于大智若愚型的。你看我背台词,特别是拍《健康快车》的时候,那么多医学名词必须死记,我还不是一个个拿下来了,都没出问题。”

  从艺之路不曲折,免费电影看两年
  闫妮从艺,要从她高二说起。当时她有很多同学是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子弟,他们都去考北京电影学院,她也跟着去凑热闹。“我什么都没学过,就会念首诗,恨不得在考场里给老师做个广播体操看看。”但是她后来很纳闷,怎么每次去看榜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名字?就这样一路过了三试去了北京,但是最终还是被刷了下来。
  回到学校的闫妮在一年以后考上了一所大专,学财经专业,学制两年,但是当时她家里都特别反对:“你这么迷糊怎么能学财经啊。”大学上了一年多之后,兰州军区歌舞团又把闫妮给招去了,还把送她去解放军艺术学院上学,两年后学成归来,她依旧回了兰州。闫妮回想在兰州的那两年,真是天堂一般的生活:“那两年我们一直在重复3件事:吃兰州拉面,看黄河母亲,还有就是在八一剧场没完没了地反复看电影。为什么反复看?我们看电影不要钱啊,但是片子更新又没那么快,加上没什么事做,只好反复看了。”
  后来她进了空政歌舞团,生活一下就变了。“我看见身边的人都在忙,自己也挺不好意思的,所以只要有戏找我拍,我都去,不管怎么样,毕竟也是在工作着。哪像现在啊,有人找我我还会先看下本子,稍微有点挑选。那时候真的是觉得有戏拍就不错了。”《武林外传》对闫妮的影响是积极的,这部戏大红之后,找她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而且不少都是女一号。
  接拍《武林外传》的过程其实并不复杂,因为和宁财神在《健康快车》中合作比较愉快,所以也顺理成章地挑中了她出演佟湘玉。“整整6个月我们几乎都是在山上封闭拍摄,幸好这帮人都还有趣。最有意思的是范明(饰邢捕头),刚上山的时候,导演尚敬问他:你女儿漂亮吗?范明说:当然漂亮了!长得跟我极像!尚敬不屑地说:那惨了,跟你一样能漂亮吗?范明挺不好意思地在边上小声嘀咕:其实我年轻的时候长得挺像三浦友和。”

  差点“引发影迷的家庭矛盾”
  自《武林外传》大红之后,让闫妮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现在走在街上,仍然不会有人马上就把她认出来。“这样多好啊,轻松,我本来就是那种不修边幅的,也不化妆,就喜欢生活得轻松。当然你演的戏得到别人认同是很开心的事,但是自己的生活该怎么过还是得怎么过。”
  到目前为止,闫妮唯一一次被观众认出来,是在一个多月前在首都机场,准备返回西安的她在候机。这时候她听见对面有一对老夫妻在小声议论,阿姨说:“对面坐着的那个是闫妮吧?”那个大叔说:“不是,不像啊!”但是阿姨始终觉得自己是对的,夫妻俩就开始争论了起来。闫妮一看,不好,自己快引发别人的家庭矛盾了,赶紧上前去说“阿姨,对的,我就是闫妮”。她后来还知道了这个阿姨姓李,当时,李阿姨还问她要了电话号码。“她们也不懂演艺圈的这些事,直接就问我要了。我一看人家都是长辈,马上也给了。后来李阿姨还给我发来消息说:‘闫妮啊,别忘了第一个认出你的李阿姨哦。’”
  另外,有两位观众还特别让闫妮感动,不久前的一天,闫妮晃悠着回到团里,看见大门外有一个女孩子叫住了她。一聊起来才知道,女孩是上海大学的学生,和男朋友专程从上海赶来看她,还带了些小礼物。他们也不知道闫妮的具体住址,只好跑到空政门口守着。也算他们运气好,闫妮前后几天都不在,就那天回去了一下。闫妮一听说他们再过半小时就要搭火车回上海了,赶紧上楼拿了些零食下来,对他们说:“你们拿着火车上吃。”
  类似的事后来又发生过,闫妮记得那天北京特别冷,3个北京的大学生也是这么守在空政门口等她,看她不在,还和门卫大叔聊了起来。“我不知道他们从哪打听到的,都知道这个门卫师傅姓陈,所以后来给我的信上都写着:烦陈师傅转交。”
  有一段时间,闫妮莫名其妙收到了很多观众送她的围巾,当时她觉得很奇怪,后来是姚晨揭开了这个秘密:“我在一次接受访谈的时候,有人问我喜欢什么,我就说了是围巾……”

  《武林外传》的走红,最让闫妮开心的是对女儿有一个交待了。“以前我走出去,因为很多人都不认识空军的制服,就问我做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演员,一般我都告诉别人我是开出租车的,还真有人信。现在如果有人问我女儿她妈妈是做什么的,我想她应该可以很骄傲地跟别人说了:我妈妈是个演员,就是《武林外传》里的那个佟湘玉。我自己苦点没什么,我希望我也能成为女儿的骄傲。”

闫妮:老爸不看《武林外传》 佟湘玉性格很复杂——北京娱乐信报

    前天晚上,记者采访《武林外传》中老板娘“佟湘玉”的扮演者闫妮时,她刚刚从保利剧院看完话剧《琥珀》出来。从电视剧《房前屋后》剧组里忙里偷闲跑出来看话剧的闫妮说,自己也是一名话剧演员,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在舞台上演出话剧,她当主演。

  我很想演一部话剧
   闫妮说自己是一个话剧演员,但是说起来也挺遗憾的,因为从来没有演过话剧。作为话剧演员,在空政话剧团却始终没有什么大的角色可以选择,大多是演跑龙套的群众。闫妮说,自己曾经演过一个小品《西部情歌》,一个人在台上表演大段的台词,就像《琥珀》中刘烨和袁泉在舞台上一样,这对于一个话剧演员来说是件很过瘾的事,将来她最希望就是演一部话剧,当主演最好。

  第一次看自己的戏很脸红
  说起第一次看自己的戏的感觉,闫妮说那是拍电视电影《公鸡打鸣母鸡下蛋》之后,空政话剧团破例第一次拿出一部戏组织全团人看。闫妮回忆,当时自己坐在椅子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觉得银幕上的自己一点也不好看,表演得也不好,当时脸也红了,手心也出汗了。好在出来之后,一位同事跟自己说“闫妮,你演得挺不错的。”这时候才觉得放松了一点。闫妮说,一直跑龙套的自己的信心就是这样一点点地树立起来的。

  宁财神为我量身打造
  这部戏闫妮的戏份很重,是名副其实的女一号。闫妮说:“虽然编剧宁财神是一个上海人,但是他说这部戏实际上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他有很多西安的朋友,他跟他们请教了很多陕西方言,然后把它们写进剧本。有时候,财神还特意问我们还想表现什么,然后再根据我们的想法把它加进去。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这部戏会让这么多人喜欢,我们当初只是想我们又拍了一部情景喜剧。”闫妮是陕西人,她的台词中陕西话里夹杂着普通话。她说:“其实我也是有点私心,别让别人以为我不会说普通话,所以偶尔我会说上两句。(笑)”

  佟湘玉性格很复杂
  很多人跟闫妮说,你跟佟湘玉不是很像。于是闫妮就去问财神,财神回答:“你还是有风情的底子的。”闫妮乐了,她说,佟湘玉的性格很多面,她平时对待伙计白展堂吆五喝六的,但是感情上又很依赖他;对待小姑子,有时候很像姐姐,但有时候又像母亲;对于郭芙蓉有时候很吝啬,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又像一个姐姐一样护着她。对待秀才又不能像对待李大嘴一样,因为他是文化人。可能很多人会从中找到一些自己的影子,会喜欢上她。让闫妮奇怪的是,很多十几岁的小姑娘也喜欢佟湘玉,甚至还用剧中的台词自称“盐帮的娃”。

  我爸爸不爱看《武林外传》
  尽管很多人爱看这部喜剧,但是有一个对于闫妮很关键的人却不喜欢,这个人就是她爸爸。闫妮说不但如此,剧组很多人的父母都不是很喜欢这部戏。闫妮说她特希望父亲喜欢这部自己比较满意的戏,她说:“爸,你一定要看。”可是没想到爸爸只看了一会儿就把电视关掉,打开收音机说还是听秦腔吧,这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音乐。闫妮只好说:“你不爱看,那就坐在那儿替我们增加一下收视率。”

  采访外传
  剧本一抻再抻
  据闫妮透露,这部戏原本是要拍40集,但是后来欲罢不能。以至于宁财神写得快跳楼了。他在上海的家里最怕的就是从剧组打来的电话,而且拍摄速度会这么快,有时候一天会拍两集,所以就出现了观众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剧集并不好看,就是因为“赶”的结果。闫妮说,有时为了让财神赶剧本,剧组不得不放了一个月的假。
   剧组卧虎藏龙
  看看闫妮对这个集体的评价——
  宁财神(编剧)——语言幽默,他从国外回来,吸收了很多西方的东西,很有生命力,能吸引年轻人。
  尚敬(导演)——出身演员,写过剧本,当过导演,因此很懂戏。他的示范很到位、很生活。
   白展堂会弹钢琴、吹萨克斯。郭芙蓉毕业于舞蹈学院,本身会跳舞。秀才会英语。小贝会武术。所以她说是“特短的自己领导了一群‘特长生’”。(张学军)

 

   
相关类型:
杂文(共124条信息)
相关信息:
高亚看球笔记之2006世界杯
高亚看球笔记(2008欧洲杯)
《加油,金顺》语录
《西游记》中那些可爱的妖精们
微分算子
谢霆锋语录
天涯镇山宝贴之《江湖恩仇录》
普鲁申科
英格丽·褒曼
申雪赵宏博(新浪)


        
CopyRight © 2005-2016 hugbear.net 京ICP备05058937号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044号